如何实现农村粪便产生的黑水和日常生活中产生的灰水处理的有效性和可持续性,是我国农村公共服务领域的一大难点。 2019年以来,广西柳城县依托“厕所革命”工程,创新性地采用“三两、无电、低成本”农村黑灰污水处理采用“柳城模式”同步设计、分级黑水和灰水。 处理,利用地形差异,实现全程无电,在不增加建设成本的情况下,每百户黑灰水处理设施运行维护成本从2万元~3万元降低到1000元,无害化、资源利用率、排放标准和社会综合效益显着提高。

一、高水平推进,夯实项目基础

柳城县是柳州市下辖的农业大县。 辖10个镇、2个乡、2个华侨管理区、121个行政村、1022个自然村,总人口40.94万人,地势丘陵。 传统的农村污水处理方法是基于城市模式,采用黑灰污水混合处理。 鼓风机、污水提升泵、污泥回流泵运行时间长,运行电费居高不下。 每100户产生的黑水和灰水每年运行电费高达2万元左右,设施合同管理期限只有2年。 乡镇基层基本无力承担后期运维费用,造成“买得起,用不起”。 “设备闲置、污水流过水面的情况并不少见。

为解决这一农村污水处理难题,柳城县持续关注相关技术创新案例。 2019年2月,柳城县了解到,利用地形差异,可以减轻水泵负荷,节省成本,有效提高村级粪污处理的可持续性。 自治区也将大力推广这项新技术。 柳城县领导高度重视,认识到这项技术创新将更好地服务乡村聚落环境治理、乡村振兴等任务,助力全区旅游一体化发展,从而开始了应用建设示范工程和新技术推广。

一是政策引领,抢抓项目建设机遇。 柳城县对技术标准、建设成本、应用前景等进行了密切的前期研究,达成共识后,柳城县于2019年10月印发了《柳城县农村人居环境改善三年行动实施方案(2018-2020年)》 ,对农村厕所革命涉及的资金、土地等问题进行了责任分解。 ,为推动粪便处理工程实施奠定制度基础。 2019年底,在前期规划的支持下,柳城县立即成立了由县委副书记带队的专项工作组,负责申报示范项目。 当年12月,《柳城县2019年农村“厕所革命”全村推进财政奖励资助项目实施方案》印发,用自有资金引导示范项目落户柳城,率先这种粪便处理模式在广西推广应用。 截至目前,柳城县整合有关部门资金1500万元,撬动中央和自治区资金470万元,市级资金80万元,加快项目建设。

二是聚焦“六个一”工程。 针对粪污处理项目推进中可能面临的落实不到位、意见分歧、技术瓶颈等问题,柳城县提出打造“六个一”工程,即培养骨干力量、形成建设管理队伍,搭建参与平台,完善村规民约,组织一批施工工匠,配备一支服务队伍。 通过“六个一”工程,柳城县形成了基层党组织牵头、富裕群众和重点村民为骨干、普通村民参与的粪便污水处理工程建设模式。 村民不仅可以直接参与项目建设,还可以整合技术专家、施工队伍和村民的共同智慧,解决项目建设中的技术问题,以更符合实际的方式推动技术创新和项目建设。大多数村民的利益。

三是多层次共治促进示范项目持续高效运行。 农村基础设施一直存在“重建设、轻管理维护”的现象,导致一些公共设施闲置或失控,其功能受到限制。 针对这一问题,柳城县坚持“谁受益、谁管理、谁保护”的原则,推动相关部门、农业大户、村镇干部、村民联动管理,促进农田可持续高效运行。粪便处理示范工程。 一方面,建立乡镇人民政府+村委会+自然村的多级管护机制,明确各自职责。 各级政府各司其职,履行监督协调职责。 村长负责组织人员对黑灰水处理设施进行定期检查。 对污水处理厂、人工湿地厂等进行全面检查和管理,消除隐患,确保污水处理设施正常运行。 另一方面,针对人工湿地陶粒充填物老化、吸附能力减弱、表面微生物减少、长期使用过程中可能导致人和植物死亡等情况,柳城县遵循“谁谁谁”的原则谁受益、谁管理、谁保护”,大户承担一定的责任。 村民出资一点,村集体帮忙一点,乡人民政府筹集一点,多筹集资金,解决管护资金来源问题。

2、“三二”技术创新,构建可扩展的技术标准

从最初的示范工程到全区推广的“柳城模式”,一套有章可循的技术体系和建设标准是必要的前提。 经过不断探索实践,柳城县总结了黑灰水处理的各种技术标准和经验方法,统一为同时治理两种污染、两种治理利用、实现两个产业化的“三两”技术标准,并得到了各级政府的认可和肯定。

一是同时处理两种污染,先将两种污染分开。 传统的黑灰水处理是将黑水和灰水混合到管道中,统一输送到污水处理设施。 混合污水不仅体积大,而且含有大量固体和杂物,导致处理成本高,设施维护成本高。 两废水同时处理,是指对农村两种主要生活废水黑水和灰水同时单独处理,并进行处理系统的一体化设计和施工。 得益于农村三业态厕所建设的持续推进,通过适当提高部分农民的户用厕所,可以实现生活用水和厕所黑水分离,将黑水和灰水输送到大三化。 -通过管道格式化厕所。 化粪池和人工湿地进行进一步处理。

二是二次加工富集资源,提出二次利用新需求。 随着我国乡村振兴不断推进,人们对人居环境质量的要求日益提高。 如何解决粪便处理工程中黑水堆积可能引起的臭气和蚊蝇问题,如何充分利用粪便,提升工程的经济价值一直是人们关注的焦点柳城农民的心声。

为此,柳城县的做法是两次加工利用:第一次是农民从家庭三格化粪池中提取黑水,用于自家田地; 家庭三格化粪池未使用的黑水通过管道收集至大型三格化粪池进行二次处理利用。 黑水经过分离、密封发酵,消除了浓缩后的臭味和蚊蝇滋生问题。 同时,以村为单位收集的浓缩粪便可以由农民特别是种植大户提取进行规模化种植,从而实现生态效益与经济效益的和谐共生。

三是以两个原则为原则,确保管理达标。 无论是节省运维成本,还是有效利用资源,都必须以黑灰水最终得到有效处理为前提。 因此,严格执行无害化和资源化两个标准是对整个技术体系的最终考验。 该技术模式下,黑水经过二次处理利用,灰水通过人工湿地净化,补充农业用水。 两类废水都实现了无害化、资源化的目标。 当地政府对码头出水口水质进行监测,确定该项目水质达标。 检验了技术创新的可行性,夯实了“六城模式”复制推广的理论基础。

三、标本兼治,实现农村污水处理“六效一体”

当前,广大群众对美好乡村生态环境和生活方式的需求日益强烈。 推广农村生活污水处理“六城模式”,有利于实现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双重提升,有利于实现人民群众和政府的需求。 和谐统一治理。

一是农村环境明显改善。 六城模式较好地解决了农村黑灰污水直排造成的环境污染问题,以及长期困扰村民的污水横流问题。 臭沟、臭塘等黑臭水体问题从源头上得到有效整治,农村人居环境得到改善。 柳城县乡村面貌得到根本改善,有效提升。

二是农民受益。 一方面,没有新的投资和建设成本。 与传统模式相比,六城模式管网建设成本略高,但减少了电机、水泵等投资,综合造价在每户8000-11000之间,与传统模式不同模型。 各村污水处理设施建设成本相近。 另一方面,后续运维成本较低。 设施建成并投入使用后,将不再产生电费。 当陶粒吸附能力不足时,只需每5年左右更换一次即可。 平均每年费用由2万元至3万元降低至1000元。 元,大大减轻了基层财政和农民的经济负担。 发酵并无害化处理的厕所垃圾还可以作为优质有机肥源源不断地提供给农民,提高农作物的质量和效益,增加农民的收入。 与农村用电处理黑灰水的传统模式相比,优势明显。

三是传染病疫情得到有效防控。 六城模式采用两级化粪池进行稳定可靠的无害化处理,可以更好地预防和控制疾病的发生和蔓延,从源头上杜绝病媒生物的孳生场所,防止传染病通过病媒传播,确保广大农村人口饮水安全。

四是耕地地力不断提高。 该模式传承了还田还田的农耕文明传统,让农民将粪便还田,粪便资源得到更充分、高效的利用。 这样收集的粪便有机质含量远高于灌溉水,可以持续培养耕地地力,有利于扭转因过度施用肥料造成的耕地地力退化和耕地质量下降的趋势。化学肥料。

五是生产生活生态“三民生”实现良性循环。 六成模型本身源于实践,运用于实践。 它起源于农村地区并在农村地区使用。 一切立足实际,实事求是,因地制宜。 它不是“城市模式”的简单复制或盲目应用。 脚踏实地,容易被群众接受。 绿色低碳、环保,实现了农村生产-生活-生态的良性循环,展现了新时代农村生态文明发展的美好前景,受到基层群众的认可和欢迎。群众。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