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摘要品园,有各种不同的层次,有观赏的、艺术手法的、思想性的等等,园林之美,也因此有不同的层次。北宋年间,绘画理论家黄休复,著有《益州名画录》(书成于1006年),其中谈到绘画之“格”。他认为画可分四格,即“逸”、“神”、“妙”、“能”……
品园,有各种不同的层次,有观赏的、艺术手法的、思想性的等等,园林之美,也因此有不同的层次。北宋年间,绘画理论家黄休复,著有《益州名画录》(书成于1006年),其中谈到绘画之“格”。他认为画可分四格,即“逸”、“神”、“妙”、“能”。“画之逸格最难其俦。拙规矩于方圆,鄙精研于彩绘,笔简形具,得之自然,莫可楷模,出于意表,故目之曰逸格尔。”以下“神格”、“妙格”、“能格”,也各有其标准。他说的是绘画,其实园林也有同样的品位结构。笔者在前些年写过一文:《品园》(发表于园林杂志,1991-2,上海)也以这种绘画品格理论框架来评园。不过,从园林的性质和特征来说,这里要说的并不是品评一个园的优劣品位,而是从不同的层次(深度)来看园林“表述”些什么内涵和精神。
因此,本文的研究,也就在中国园林所表达的是些什么意义、有些什么层次。大体说,若从表层到深层,则依次为观赏性、意象性和哲理性。所谓观赏性的,即显露在园林形象表层的“意义”,也是最“通俗易懂”的那些涵义:意象性的,则是园林文化的主要方面,即所谓园林之“诗情画意”,以及构园手法之类。对于这些内容,一般的赏国者未必知道得很多,只是觉得园林景观很美(即观赏的),但不知其所以然;哲理者,则属于结构性的,非意识感受的,这也是中国园林中最值得研究的方面,它是深层的,表述的是中国的社会文化的结构和哲学观。当然这也是本文之重点。园林的观赏与意象园林的观赏性是园林美的最表层的语义。中国传统园林的直接目的就是观赏、游憩,而园林中的自然景物,则是最理想的观赏和游憩的对象了。真山真水固然可爱,然而也有诸多的不便,如路途遥远,其他物质条件也得不到满足,不能久留;造园则可以弥补这些不足。以构国者理想的景来构园,则更能高出一层。
园林是自然山水林木的再现,或艺术化。赏园赏什么?几乎每个赏国者都会产生这种审美。心态。由国中山水引出对自然美景的联想,这是赏国的一个主要的主题。上海豫园中有座黄石大假山,这也许能令人联想到黄山、泰山、华山等名山奇峰:苏州拙政园中的池水,又令人联想到那些江河湖沼。人们向往的是自然美景,而园中之景艺术地再现了这种景,并且可游可居,则更令人歆羡。园林中之山水是自然山水的“再现”;园林中之建筑又须如何欣赏和联想呢?其实,在中国传统园林中,建筑也是实际的建筑的“再现”。苏州拙政园中的荷风四面亭,贴水而筑,使人联想到江水亭;小山上的雪香云蔚亭,又能使人联想到半山亭。这里亭几乎都是现实中的亭的“再现”。
何谓亭?
《园冶》中说:“亭者,停也、所以停憩也。”也就是说,现实生活中的亭是供行人休息的。当然园中之亭也有此功能,而且与现实亭形象无甚差别,但它于国中,则无疑是仿现实的。拙政园西部有一条著名的长廊,这条廊临水而建,也许亦能令人联想起江南水乡小镇的临水民居和镇集形态,或曰是其“艺术再现”。苏州网师团中有一濯缨水问,临水而建,这种建筑形式曰“榭”,也能令人联想起江南水乡的市肆茶馆。若用白清风之夜,临河品茗,又有弹唱,这种情趣也能在园林水榭形象中得到联想或审美。最有代表性的也许是旱船(建筑)了。凡有池水之园多设旱船,上海豫园中有“亦肪”,苏州治园中有“画肪斋”,拙政园中有“香洲”,广东顺德清晖园中有“船亭”,南京煦园中有“不系舟”,北京颐和园中有“石般”,常州近园中有“虚舟”等等,不胜枚举,这就是船的再现。园中之林木.同样也令人联想起山野间的丛林,宅边之乔樟,水边之垂柳,山崖之虬松。园林中之树木花草当然都是真的,可是这些形态是经过造园者的艺术提炼的,从美学上说,应当是艺术对象了,有人的意志和情态在其中了。总之,无论是假山池水、林木花草、房舍亭榭,人们对这些对象(包括总体的园景)的欣赏,可以说是园林的“能”和“妙”的语言层次,在园林形象中,比此更深一层的语言层次是园林意象。园林意象,在“隐、秀”之间;但其语义是有深度的,或者说是园林中的“潜台词”。这里所说的园林语义,多指园林形象所表述的诗情画意,这就更走向艺术情态了。
苏州恰园,规模不大,但它所追求的是精致之美,小巧玲珑,珠玉珍贝。这种园趣,多在“画意”。若从全园而说,也许可以比作一部“花卉画谱”。一入怡国,便是一景,在粉墙衬托之下,有花卉、单石之属,这真像一幅绘于白色宣纸上的写意花卉。这是整个园之“序”,可谓引人人胜。园中之景观,亦处处可领略花鸟小册页之意趣。治园之景多为短景、特写,花草湖石,玲挑剔透,妙趣横生。其中建筑亦不大,石听琴室、拜石轩、王延亭、锁绿轩、小沧浪,面壁亭等等,亦如一幅幅小册页。
然而,园林毕竟是园林,因此“入画”是意象的,须品味者以绘画之意境去感受才能真正领悟其中之妙。这种“意境”,首先应当须在构园中注入,方能在游赏中有所感受。苏州有许多园,出自画家之手。如拙政园,经王心一、文征明点拨,才能有许多画意;狮子林,有倪云林的许多匠心,故亦具画意、但这种画是意象中的,从园林形象中表现出来的。“义生文外,秘响旁通,伏采潜发,……”(刘勰《文心雕龙·隐秀》)艺术语言之深意,也许都是如此。
诗的意境,在中国传统园林中更是其艺术之菁华了。苏州拙政园中有个留听阁,阁前荷地,一到秋来,花残叶枯,此为构国者寄意于李义山的《宿骆氏亭寄吓崔雍崔衮》诗,“竹坞无尘水槛清,相思迢递隔重城。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残荷听雨声。”有人特意择秋雨萧瑟之时,到那里去观赏诗意之景,真谓意境深邃。拙政园中还有一处小庭院,“海棠春坞”,一个院子,三面围廊,廊内书斋小室,院中花坛上植海棠数株。此亦是构园者之匠心,苏东坡有《海棠》诗:“东风袅袅泛崇光。香雾空蒙月转廊。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这个小院,称得上是苏东坡《海棠》诗这“注疏”了。园中植梅,每至冬日,梅花盛开,亦能使人联想起陆游的《卜算子》词和林逋的《梅花》诗:“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同时又会联想起梅的精神,以及林逋的“梅妻鹤子”的品操。文人墨客,诗情画意,都能在园林形象上得到观照。广东佛山梁园中有个寒香馆(今己圮),也崇尚梅花,今有盆栽梅花子庭中,每当冬日花开,红梢中亦能重温昔己情怀。苏州网师园中有个“月到风来亭”,亭下设美人靠坐凳栏杆,人在亭中倚栏就坐,亦能引出诗句;“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栏杆。”(李白《清平调》)真谓诗情无限。这种栏杆形象,由于诗的渲染而更走向艺术文化。上海豫园中有座建筑,楼下叫“仰山堂”,因在堂北隔池有大假山,故名之;而在它的楼上,另取名曰“卷雨楼”。此名之意出自唐代王勃的《膝王阁序》中句:“画栋朝飞南浦云,珠帘暮卷西山雨。”当我们登斯楼,面对大假山,则因楼名而意象地联想到这篇佳作《滕王阁序》。这种审美心理,由景而生,亦由楼名而感,可谓意味隽永。无论是诗情还是画意,总起来说则都属中国传统之艺术文化。园林,以自己的语言形式表述着这种艺术文化,这也许就是中国园林的神品之所在了。

 

作者 admin